监所检察官申诉案,鲁山一初中生一时冲动犯错,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,你如何看待检方的这种行为? <#21---->


时间:

鲁山一初中生涉嫌强奸17岁女孩 检察官介入下双方冰释前嫌 刑事案件还能和解? 鲁山县某镇,今年暑期,16岁的初中生小赵因一时冲动与一名17岁的女孩小花强行发生了性关系,案件移送至鲁山县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。然而一切都以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为先,双方在未检干警的劝导下终于冰释前嫌。

首先,必须指出的是,赵某不是犯错,而是犯罪,错与罪,差别那可不是一点点。错,可以“知错即改,善莫大焉”,但是罪,必须要经过法律的审判,该宽宥就宽宥,该严惩就严惩,必须有理有法有据!

大学期间,笔者对于法制史还是比较感兴趣的,从古至今,强奸都是重罪,从没有听说还有调解一说。这个赵某,虽然只有16岁,但是却让受害者小花姑娘感染上传染性疾病。一个初中生,为什么会染上这种传染性疾病呢,答案是可想而知的!

笔者一个亲戚在一重点初中做老师,前两年,其班上有个学生,家中条件不错,但是父母疏于管教,学习是一塌糊涂,但是谈恋爱确实高手,不仅如此,还到外面找失足女,后来临班一女生与他暗结珠胎,两人就辍学回家了。

16岁,已经不小了,现在经济条件好了,加上各种因素,青少年成熟的早,笔者以为未成年人的认定标准也应当与时俱进了。

这一次和解了,下一次他再冲动,怎么办?他这样不明不白回到课堂,对不知危险人物就在身边的女同学,那是否公平呢?

这个问题要先讲一下,从披露的情况来看,犯罪者只是被办理了取保候审,检查机关尚未作出不起诉决定,所以讨论刑事案件和解未免为时尚早,刑事案件和解制度确实是存在的,但是在这个案例里面,冰释前嫌并非案件已经和解处理的意思,指的只是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谅解意见。

但是我也非常疑惑的是,强奸这种案件双方是如何“冰释前嫌”的,作为受害人的小花,同样是一名未成年人,她真的能够做到对自己被强奸的事情处之泰然,就当没有发生过吗?

就从我工作中了解到的一些情况,强奸这种犯罪的特殊之处就在于,受害人的损害后果主要在于精神而非肉体,被强奸的受害者基本上无一例外会出现精神上的严重异常,请注意这种异常和有人打了你一个耳光,揉揉过几天可能就忘掉了是完全不同的,这种严重的异常会导致受害人性格和行为发生剧变,导致各种继发的心理问题,并且这种影响是长期持续的,不论男女,被性侵或者强奸过的心理问题都将伴随终生,被性侵的事件发生的越早,对未来生活的影响也就更为严重。这也是为什么强奸看起来不像故意伤害、故意杀人那么严重,甚至有些愚蠢的人会讲,又没掉一块肉,能有多大事,但是却一直与最为严重的极端犯罪行为相提并论的重要原因之一,所以我想,作为受害人的小花是不可能真正“谅解”犯罪者小赵的,而她今天的“原谅”恐怕反而在日后将变成长期折磨她的梦魇,在未来她需要面对的痛苦,恐怕并不比今天要小,所以起码从受害人的角度,并不具备真正原谅对方的心理基础。

而关于这个“冰释前嫌”,从我的经验来看,在刑事案件中,除了一些过失导致的犯罪,所谓的“双方达成谅解”基本上只停留在表面形式上,都是金钱的推动作用而已,"双方达成谅解”嘴上说的是对事,其实都是对钱。刑事案件基本上都是故意犯罪,受害人及其家属不可能真的原谅犯罪者,所以我们也经常说,这个“谅解书”是买来的,越是真爱,越要加钱,但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在于,往往会出现家属为了拿钱去说服受害人,甚至强迫受害人谅解的情况,这一点在强奸案件中尤为突出,很多女孩子本身在家庭中就是较为缺少话语权的一方,其自身意愿往往无法得到充分尊重,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无疑是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,我不知道检方在这起案件中是否充分做到了尊重受害人意愿,避免家属越俎代庖。

其实从法律追求的价值角度,检方希望给未成年犯罪者改过自新的机会,希望受害人能够得到尽可能多的经济补偿——毕竟这是唯一的补偿方法——这个基础出发点并没有错,但是这个写文章的人未免过于外行,审核的人也严重不负责任,文章标题和内容误导了社会公众,如将强奸犯罪称之为一时冲动,一时冲动其实只是强奸犯们的托词,每个正常男人都会冲动,但是跑去强奸的就是禽兽,扭曲的性心理才是导致犯罪的真正原因;而所谓“冰释前嫌”未免过于理想化了,司法工作者如果连这个问题都看不明白,还以为犯罪者和受害人真的能“相互谅解”,并且为之沾沾自喜,那恐怕是生活在了理想国的真空里,就算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朵和害虫也照样不共戴天。其实如果文章发布者能够首先站在受害者角度去面对问题,比如说将标题改成——鲁山县检察院积极工作为强奸案受害者追讨精神损害赔偿8万元——想必反响将大为不同。